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亲笔|肯扬-马丁:加内特只敢叫不敢动手 NBA正变得缺少对抗

(译者注:本文为前NBA球星肯扬-马丁亲笔。)

我不太确定自己能不能在如今的NBA中打球。

我现在看NBA时经常会被球员们的抱怨、一些奇怪的判罚和错判漏判所震撼。我总是和别人说:“我永远没法在这个时代打球。”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假摔,也不懂怎么去放弃防守。我在任何对手面前都未曾退缩过,在每场比赛的每个回合中都会在防守端全力以赴。

投篮之类的东西我或许还可以去适应,但就我的风格来说,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或妥协,我就是我。别人总是对我说,说我生错了时代,如果我的职业生涯活跃在80、90年代,我一定会非常适应。

在我刚进联盟时,我曾不得不去学会在需要的时候放对手得两分(例如那些我早早陷入犯规麻烦,或开场就领到几次犯规的时候。)学会这种“经验”对我来说很困难,但确实是我必须学习的,因为我在刚入联盟时总是因为太努力而在防守上控制不住犯规。但现在的很多球员似乎压根不怎么关心防守。当他们看到别人向篮筐冲来时,总是会下意识的躲开。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很多10-15年前的普通犯规放到现在就会被裁判吹成恶意犯规,如果我在现今的联盟中打球,我可能会成为犯规王,甚至会成为恶意犯规罚款榜的“冠军”。

在我NBA职业生涯的最后三年,我见证了判罚尺度上的转变。在我效力尼克斯的两个赛季和密尔沃基的时候(那是我最喜欢的时光之一),有几次我感觉自己犯了违体(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但裁判们却不那么想,他们会走到技术台前宣称我犯下的是一次一级恶意犯规。在这种事发生了几次后,我就开始有些疑惑了,我当时一直在想“这种判罚尺度的依据是什么?!!”。我很清楚的感觉到,联盟的规则正在发生着变化。

在我的职业生涯即将结束时, “自由移动”规则(freedom ofmovement-Perimeter and Post,对抗中,不能拉拽&环抱对手手臂、身体或球衣,也不能使用背后顶人、推搡等动作)开始被联盟一再提起和着重执行。老实说我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为何需要这些新规,因为无论球员还是观众都喜欢流畅的比赛,讨厌那些一直在纠缠的场面。但是,身体对抗其实也是比赛的一部分。

如今的NBA,假摔出现的次数比身体对抗还多,这些镜头时常会让比赛变得很难看。NBA中的球员一直都是同时代最优秀的,现在的球员们更是如此,他们的一些技术动作甚至比当年我完成得更棒,但是他们好像不太喜欢用技术去得分,而是老是想着怎么去博到一次犯规。这些人每次突破内线进攻篮筐时都在找哨子。一旦他们被防守球员打到,他们就会追着裁判要求他吹罚一次恶意犯规。他们总是希望每个进攻回合都能被反复回放和仔细检查。我不止一次看到,他们在对手使用战术犯规时做出了夸张的投篮动作,但实际上防守球员可能只是轻轻碰到了他们的嘴唇,但即便是如此细微的犯规也能让他们给出像触电一样的反应。

我理解球员们,因为联盟默许了这些行为,他们不那么干就会吃亏。联盟想要让比赛变得更流畅,想要有更多的进攻(我就是那么理解的),但真的不应该为了让进攻流畅就在比赛的每个方面都进行调整。身体接触就是比赛的一部分,尤其是在内线对抗时压根就是不可避免的,联盟应该允许这些正常的对抗。

当年我为了在NBA取得成功曾拼命的进行健身。我很清楚在我打的位置,我的体型尺寸是不足的,我只有2米06,体重也一直在100-105公斤左右。我的对手大部分都比我高,几乎每个都比我体重大,但我没有选择,想在这场竞争中生存,我就只能不断与他们对抗。碰上邓肯时,我不得不从罚球线位置就与他开始对位,不停用身体力量去逼迫他,让他去到我想要他去的位置。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大个子们战斗的方式,加内特、布兰德、大卫-韦斯特和所有其他我面对过的内线球员们都是那么干的。我曾顶防过奥尼尔,甚至还封盖了他,要不是我身体够壮,压根连和他对抗的机会和本钱都不会有。

之前我看到了大卫-韦斯特对于巴格纳尼的评论,他说这位意大利大个在如今联盟中一定会非常有统治力,我完全同意韦斯特的观点。当年我们曾把巴格纳尼打得屁滚尿流,因为他完全不想参与任何对抗。那就是这样一个被我们快打出屎的哥们,放到如今NBA却一定能打得很好甚至会成为超级巨星,因为没人能再和他发生肢体接触了。在今天的NBA,巴格纳尼会成为又一个恩比德。

很多四五号位的欧洲球员都在如今的NBA获得了成功,但他们的前辈却没法在过去的联盟里干出一番事业,因为那时比赛的对抗太强了,和他们在欧洲打的篮球完全不同。(除了德克,他在20年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在对抗方面表现得非常色)在我打球的年代,有许多技术超强的海外球员在联盟中泯然众人,因为他们不想进行任何身体对抗。对于强度的不适应让他们在联盟中举步维艰,最后只能回到自己的家乡,然后在那些低对抗的海外联赛中一个个成为了明星球员。

我清楚减少身体对抗会让比赛变得更流畅。但我认为或许有其他办法也能在不做出太多让步的情况下达成相似的效果。可能是我太天真了,但我认为在今天的NBA,那些传统的大个子球员应该也能打出统治力。投篮能力固然很重要,但我认为内线攻击的重要性不会逊于投射。如果今天联盟中能再出一个奥尼尔级别的内线,依然用鲨鱼的方式摧毁、统治禁区,你们还会觉得NBA已经不需要传统内线了吗?我很难相信你们还会产生这种想法。在我看来,大个子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会重新找到自己在联盟中的正确位置,当然他们也应该学会跳投,武器库里的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在如今的NBA中“带头大哥”型的球员几乎已经绝迹了,你不能在比赛中为任何人出头,联盟不会允许这种行为发生,他们会不断用犯规驱逐“带头大哥”球员。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动作的犯规了,打架也几乎不再发生了,所以也不需要那些“带头大哥”去帮队友出头。联盟的变化让这些球员消失了,他们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今天的球员不会动手,他们只是互相对喷,然后希望有人能过来劝架并结束这种尴尬的场面。我看到很多家伙在出事后表现得特别强硬,脸贴着脸互相怒目圆瞪,嘴巴也不停喷着垃圾话,但他们绝对不会挥出拳头。这些年轻人从小就生活在聚光灯下,从来就没打过架,当然也没什么人会愿意去和他们这种身材的家伙干架。现在的球员不想出手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打架,而且他们很多人本身互相都是朋友,所以那种殴斗的场面就不再有了。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有几个家伙看起来其实是很能打的,而且他们似乎也真的很想在比赛里揍对手一顿。詹姆斯-约翰逊就是其中之一,这哥们看起来有点疯,而且他是黑带高手!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直在场上寻找干架的理由。有一次我在场边看他打球,他忽然和一个对手发生了冲突,那个家伙推了约翰逊一把。我坐在那想“天哪!这家伙不该惹约翰逊的!离这疯子远点吧!你会弄疼自己的!”莫里斯兄弟也一样,他们俩来自费城,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在场上永远都在到处找茬。对于这几个家伙来说,他们就是在找干架的理由,但好在如今没太多对手会给他们发挥的空间。

但在我那个年代就完全不同了,我遇到过很多很强硬并且暴脾气的哥们,他们看起来真的不能惹,一旦惹毛就会揍人。比如科尔曼,从来没人能从他那讨到任何便宜。还有兰多夫、韦斯特、安东尼奥-戴维斯、库特-托马斯,他们在场上从不肯退让一步,但是我真的非常尊重他们。

你没法把一只只叫不咬的门廊犬(小编注:门廊犬指那些只会对路人吼叫却没胆量撕咬的看门狗)变成警卫犬,如今的联盟里就有很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贵宾犬。

我打球的年代也有很多只门廊犬,凯文-加内特就是其中之一,他只不过是一只有着杜宾犬体格的吉娃娃。我曾面对面对他说:“你只不过是一只门廊犬,你只会叫。”加内特从来不想跟我惹事,我曾经当面告诉过他,“你最好在老子生气之前躲回你的队友身边。”邓台-琼斯听到了这些,你们可以去问他我是不是说过这些。

我是那种不会主动挑事的人,但如果有人敢惹我,我一定会和他干到底。怎么形容呢,就像我在空接,如果你乖乖看着我完成扣篮,那一切都没问题。可如果你阻碍我?我也会隔着你扣进去,因为我一定会把这次空接完成。总之,别惹我。

我会在球场上告诉对手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我和那些家伙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不介意再被停赛一次。我曾被禁赛过,也干过一些出格的事,所以我不怕再多上一两次。如果对手不守规矩,非要在我这惹事,那我肯定不会客气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我曾不止一次指着一个家伙对裁判说:“如果他再多BB或者干多余的事,我就当场废了他。”裁判们会反问我:“肯扬,你说的谁?”我懒得回答,只是继续指着那个家伙。裁判们就会说:“好吧,我们会盯着他的,但你别自己来,这种事还是让我们来处理吧。请回到场上吧。”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裁判知道我的投诉是合理的,他们也知道我在场上干得事都没什么问题。

我所说的“惹事”仅仅指的是那些正常篮球之外的东西。如果只是打球和正常对抗,那压根没问题。在我效力快船时,曾在季后赛对上了兰多夫率领的灰熊,每场比赛我们之间的身体对抗都很激烈,但一切都在篮球的范畴之内。在比赛后我们互相都十分尊重彼此,也没有任何的敌意。但如果有人对我做出了不尊重的事或者说了什么狗屁话,我就会当场给他一巴掌。当然,扇完这巴掌我应该会被停赛个三场四场。不过我压根不在乎这些后果,因为在多年以后我不会,你们也不会记得马丁被禁赛过几场,但所有人都会记得肯扬在场上把对手揍得满地找牙。

我一直都忍不了那些不讲礼貌的家伙。在这点上,我或许真的TMD有些疯狂。

我没练过自由搏击,但如果有人冲着我走来并让我感到了威胁,那我就会出手揍他。我的底线很简单,如果你不尊重我、惹我发火,那你最好祈祷自己别出现在我挥拳能揍到的范围里,因为我真的会狠狠干你。我这种脾气也有好处,每个人都知道我不好惹,我的这种气场足以让许多本想惹事的家伙退避三舍。而且我也不是炸弹,不会随时爆炸,我一般会先警告对手,假如我已经警告过你了,那你最好谨慎一点。就像遇见响尾蛇时最好的选择是离远一些,它们发出的嗡嗡声是警告你离开,而不是吸引你过去,一旦你触怒到它们的禁区,毒牙会给出教训。所以如果我的警告已经发出,那你最好还是绕路吧,因为我很愿意将那些挡在我面前的东西挪走。

关于篮球,我当然不可能赢下每场球。我也不会撒谎自己能做到这些,我从来不会像很多球员那样去违心地说“我会赢下每一场的。”实际上压根没人能做到。所以别再纠结这些了,我喜欢对抗,但也不想NBA变成摔跤赛场。我曾在BIG3联赛打球,他们曾试图推出一些鼓励身体对抗的打法和规则,但他们没有控制好尺度,球员们在场上变得只是互相攻击。那段时间我甚至感觉自己打得不是篮球,而是在玩自由搏击。艾尔-哈林顿是我在BIG3联盟中的队友,在那里的比赛中没人能用正常的防守挡住他得分,所以他们就选择将哈林顿扑倒在地,这确实过分了,有些过火,已经不是篮球了。我真的很想让BIG3和过于软的NBA中和一下,找到一个平衡的尺度。

但不幸的是,我认为NBA未来只会变得越来越软,对抗也会越来越少。现在的年轻人看得就是软趴趴的NBA,他们会按照这种尺度调整自己的技术,他们之间的比赛风格也会和NBA趋同。我很高兴自己打球的年代和现在不同,我很高兴自己曾被认作为一名防守者、一个硬汉,一个会帮队友出头的家伙。

如果我在这个时代打球,我的职业生涯会变成怎样呢?

原文:Kenyon Martin

编译:最佳第十五人

球员亲笔

【来源:直播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24k88官网注册_欢迎您 » 亲笔|肯扬-马丁:加内特只敢叫不敢动手 NBA正变得缺少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