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巴菲特人为何选择格雷格·阿贝尔做接班人?

原标题:巴菲特人为何选择格雷格·阿贝尔做接班人? 来源:格隆汇

终于,在藏藏掖掖好几年后,巴菲特终于还是半官宣了接班人的名字。

他就是来自加拿大的,现任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

其实这是一个大家基本上都猜得八九不离十的答案,这件事的一经公布,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立马逆势上涨2%,一方面算是纠缠了多年的谜题终于揭晓,不确定性因素消失的利好,另一方面也是有寄托于新接班人可能在将来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目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目前有两位潜在人选:一位现年58岁,主管公司能源业务部门的CEO格雷格·阿贝尔,一位是现年68岁,主管公司保险业务的老臣阿吉特•贾恩。

伯克希尔公司的发家资本主要靠的是保险业务,这块业务被巴菲特称为在伯克希尔中最值钱的,阿吉特•贾恩本人也被巴菲特认为是最信任的人之一,巴菲特甚至说过:“如果哪天他想接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会直接将位置给他”。

从资历上看,格雷格·阿贝尔尔于2000年加入伯克希尔,但直到2011年后才开始崭露头角;而阿吉特•贾恩早在1982年就加入了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务,一直干到现在将近40年,资历要比前者要老将近1倍。

然而,巴菲特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资历最老的,即使是遭到了部分股东反对。

巴菲特为什么要选择格雷格·阿贝尔?

早在伯克希尔2014年给股东的信中,巴菲特就曾表示下一任CEO将从公司内部选出,年龄相对年轻得能经营伯克希尔至少十年,并不期望董事会选出一位会在65岁法定年龄退休的人接替他的位置。

但年龄恐非唯一决定的关键因素。

事实上,格雷格·阿贝尔在对伯克希尔的接手管理上很早就体现出了明显的接班人风范。

比如在前天的股东大会上,格雷格·阿贝尔的“表演时间”就明显多于阿吉特•贾恩。并且,格雷格·阿贝尔回答的内容更多是从伯克希尔整体业务的全局视角,而阿吉特•贾恩几乎全程只在涉及保险业务方面才发表讲话,这已经很明显分出高下了。

从股东大会上两人的各自讲话与对话也可以,他们其实也是默认了这种主次关系。

格雷格·阿贝尔的亮点确实很多:精力十足又相对低调、投资天才、拥有超高的效率,目标明确、更重要的,他可以做到将工作视为生命,并且还相对年轻很多,相对来说确实有优势。

目前,格雷格·阿贝尔掌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业务包括煤炭、天然气、水力发电、风能、太阳能、地热能和核能的子公司,共有23800多名员工。在过去经济形势异常复杂的2020年度,该能源公司营收155.56亿美元,盈利34亿美元;而阿吉特•贾恩的保险业务业绩表现却并没有增长。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年报中指出:“2020年,我们的承保业务产生了6.57亿美元的税后收益,2019年这一指标为3.25亿美元,2018年为16亿美元。每一年,我们的保险业务都能产生税后收益,而再保险业务一直遭受损失。

几个维度,两两对比,格雷格·阿贝尔都是明显表现突出。

但我们还能想到更多的原因吗?

众所周知,巴菲特凭借几十年来的惊人业绩表现,获得了全球投资者一致公认的股神称号,他确实也担当得起这个称号。

几十年以来,巴菲特一直遵守他的价值投资理念,“只投资自己熟悉的领域”,而他所熟悉的领域绝大多数都是在于传统消费、金融等行业。这与美国在近百年来一直处于美国经济持续攀升,美国资本市场持续增强的历史趋势大背景有重大关系。

在2000年以来最疯狂的科技股泡沫之时,对投资季度谨慎的巴菲特成功躲开了泡沫的破灭,但也很显然,因为经受过泡沫的兴衰,他反而一直排斥“.COM”公司,导致其在近20年来的科技时代中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亚马逊、谷歌、微软、脸书、阿里巴巴、腾讯等增长性极其惊人的伟大公司。

但凡巴菲特在当年把多一点把投资重心切换至科技股,那么伯克希尔公司就很可能完全不仅限于当下的市值,甚至翻几番都有可能,他本身的股神声望也不会止于当下的影响力。当然,他已经非常伟大了。

直到2016年,巴菲特才真正开始明显转变对科技股的态度。当时在接受CNBC专访时,这位股神最终表示后悔错过了很多科技股,特别是谷歌和亚马逊公司。

“我错过了谷歌,查理芒格也承认了我们错过这个机会的事实,我本应该对谷歌有更多的研究,Geico(美国政府雇员保险公司)是谷歌的早期用户之一, 很早期,现在我们意识到价值了,但当初,我不知道谷歌广告点击率将带来什么,当时, 用户对(Geico)广告的每次点击我们要支付谷歌10到11美元,而谷歌没有主营业务成,而我们要持续支付,我们可以预见,所以我本应该有更多的洞察。”

至于为什么不买亚马逊,巴菲特更是坦白直言:“因为我的愚蠢,我很早就很欣赏杰夫·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但我从未想到他可以到今年的成就”。

然后,也从2016年起,巴菲特开始逐步介入科技股,其中最重要的,是开始不断买入苹果公司的股票,时至今日,苹果已经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最大的持仓,持股市值1109亿美元,占总投资仓位近27.6%。

同时,买入以来股价飙涨超4倍的苹果公司也因此成就了巴菲特。

在后来,伯克希尔公司也开始逐渐加大对其他科技股的投资,包括在2019年开始买入他后悔没买的亚马逊,虽然金额不大,但意味已经足够了。

但整体上,伯克希尔对科技股的覆盖程度还是远远偏低,相对于现在如AKR基金、上市交易基金(ETF)、美国共同基金及其他大投行的科技行业策略基金来说,它的风格更像是传统。

所以,巴菲特选择更加年轻的格雷格·阿贝尔,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将来要走一条跟伯克希尔哈撒韦传统风格有所区别的新方向?

虽然,在股东大会上,格雷格·阿贝尔称,“不管巴菲特或查理在不在,公司投资文化不会有任何的转变”,但资本讲究的是利益,时代红利会变,人也是会变的。

未来伯克希尔的发展方向有无可能是,在未来,伯克希尔公司会不会由阿吉特•贾恩来把控“传统”的投资业务作为稳定发展的根据地,然后由格雷格·阿贝尔作为改革者,加大对高科技领域的收购与投资,把公司逐渐向紧跟时代发展趋势,稳中有进,守中有攻的新定位做转变?

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24k88官网注册_欢迎您 » 巴菲特人为何选择格雷格·阿贝尔做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