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山东地产老板被打背后或遭套路贷:借5亿被迫还9亿

山东青岛,4名男子非法拘禁了一家当地房地产公司老板胡思水,此后,更以殴打时对胡思水手下留情为由,对其进行敲诈勒索,索要20万元好处费。

经讨价还价,胡思水答应支付2万元。

因担心以后再遭不测,胡思水随着选择了报案,两名犯罪嫌疑人逄溪蕊和朱健相继被警方抓获,并被移送起诉。

据被害人胡思水事后在法庭上陈述,魏继英就是背后的指使者。“因为他与魏继英有债务纠纷,范姓男子便领着逄溪蕊、朱健等三人在金沙滩一号对其和李向仕进行了殴打。”

2020年6月,黄岛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逄溪蕊涉嫌敲诈勒索罪、朱健涉嫌隐瞒犯罪所得罪一案,另两名犯罪嫌疑人范积慧和邵磊则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另案处理。

最终,四人中,只有实施敲诈的逄溪蕊被判一年三个月,而朱健则以“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拘役六个月。

这一判决引发了受害人的不满。胡思水的两位代理律师也提出了四点质疑:本案敲诈勒索的犯罪数额应该以20万元认定;被告人朱健指控的罪名有异议,应该以敲诈勒索罪指控;被告人逄溪蕊、朱健还涉嫌非法拘禁被害人胡思水的犯罪;遗漏对陈凡、范积慧、邵磊敲诈勒索罪的指控。

被指敲诈勒索20万元未遂

2020年6月,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逄溪蕊涉嫌敲诈勒索罪、朱健涉嫌隐瞒犯罪所得罪一案。

据指控,2015年2月17日,被告人逄溪蕊伙同范积慧、邵磊向被害人胡思水打电话、发短信,以胡思水之前在黄岛期间逄溪蕊、朱健等对其手下留情为由,或将来再来黄岛会对其不利相威胁,向其索要钱款。

经过讨价还价,胡思水最终迫于压力,按照逄溪蕊的要求将2万元汇款至逄溪蕊朋友陈某的银行卡中,后2万元由范积慧、逄溪蕊、朱健、邵磊四人平分。

事实上,就在上述事件发生的半年前,2014年7,8月份,被告人逄溪蕊、朱健受范积慧的指使,对胡思水及李向仕进行殴打。

胡思水称,从2014年8月到2015年2月期间,他先后三次遭到范积慧、逄溪蕊等人非法拘禁和殴打。

2015年2月17日,也就是胡思水最后一次遭到殴打一周后。

后据被害人胡思水的代理律师称,被告人逄溪蕊在公安侦查阶段的多次讯问笔录中供述称,逄溪蕊一开始是按照范积慧的指示,开口要10万元左右;而被害人胡思水报案称,逄溪蕊一开始是向他索要20万元,后经讨价还价向给了2万元,剩下的钱,逄溪蕊没有明确说就不要了,胡思水还一直担心他们会继续找他要。

胡思水称,当时迫于逄溪蕊等人的威胁,未敢报警。直到2018年12月底,他才向青岛市公安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以下简称:黄岛公安分局)报案,经他多方反映,2019年11月,黄岛公安分局对胡思水被敲诈勒索一案立案侦查,后将逄溪蕊和朱健抓获,此后两人均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

地产老板被打背后或遭套路贷:借5亿被迫还9亿

胡思水屡遭殴打,与其经历的一起民间借贷有关。

据被害人胡思水提供的报案材料和其庭后向法院提交的关于受害经过的书面材料显示,2010年底,他的公司青岛三元豪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豪第公司”)参与即墨区前东城村旧村改造项目,在他人的介绍并担保下从一个叫魏继英的老板那里,自2011年至2013年期间,以月息1.5%、2%、2.3%、3%、3.5%不等,陆续借了合计4.8亿元,截至2015年年初,一共还了9.09亿本息,但魏继英说他还欠7个亿。

胡思水介绍,在偿还9个亿的金额后,魏继英仍称胡思水欠她4个多亿。为了把这4个多亿的欠款合法化,魏继英就指使逄溪蕊等几个被告人对他非法拘禁和殴打,逼着他办理虚假的1.96亿元的银行委托贷款和2.42亿元的借款合同,通过制造流水,把1.96亿元的银行委托贷款先打到三元豪第公司账户,然后马上转回魏继英控制的账户以及第三方账户。

对于三次被拘禁殴打的遭遇,胡思水印象深刻。

第一次发生在2014年8月初。8月某天下午2点多,胡思水和其员工李向仕被魏继英叫到位于金沙滩一号的办公室,当天魏继英和她嫂子谭某芝都在,魏继英见到胡思水就破口大骂他有资产不还钱,让胡思水把其名下所有的车辆都开到金沙滩一号保管。

魏继英则一直不让胡思水走,天黑以后,魏继英叫来了范积慧、逄溪蕊、朱健等几个身上有纹身的青年,下令他们揍胡思水、李向仕。

据被害人讲述,逄溪蕊用脚踹胡思水,胡思水被打得坐在地上,打到腰疼送往医院,行凶者之一的范积慧还威胁“不老实就用麻袋装起来送海里去”。此后,胡思水、李向仕一直被拘禁到夜里12点左右,直到胡思水公司的人过来,两人才被准许离开。

第二次发生在2014年11月7日,当天晚上6、7点钟,胡思水被叫到汇商国际16楼魏继英的公司会议室,魏继英将胡思水的手机拿走。晚上10点左右,胡思水被魏继英叫到办公室。魏继英拿着胡思水的手机质问胡思水,为什么手机上会有她当坐台小姐的网络文章。没等胡思水说话,魏继英就连扇了胡思水二三十个耳光。接着,逄溪蕊上前用膝盖顶胡思水的腹部。胡思水当即趴在地上。朱健上来踹胡思水后背。

胡思水说,在此期间,魏继英拿出一张金额2.42亿元的支票复印件让胡思水签字。胡思水被逼按魏继英的意思写上了“这笔钱是我本人借的,用于给我的三元豪第公司还债。我应该还这笔钱”并签了名字。

第三次发生在2015年2月10日。据胡思水表示,2015年2月10日,晚上7点左右,魏继英把胡思水叫到办公室,她又拿出一张纸让胡思水签字。见胡思水不签字,朱健就用膝盖顶胡思水的肚子,逄溪蕊用拳头击打胡思水的肋骨。胡思水疼得趴在了魏继英的办公桌上。见胡思水还是表示不签,魏继英就下令把胡思水带走。经过范积慧的劝说,胡思水被迫同意了签字。

事后,范积慧给魏继英打电话汇报说胡思水已经在那张纸上签字了,还说胡思水的肋骨可能被打断了,为了不闹出人命想带胡思水去医院拍片子看看。魏继英表示同意。

于是,逄溪蕊等两三个人就开车拉着胡思水去了黄岛中心医院拍片子。拍完片子,为了防止出问题,几人让胡思水自行离开。

数次被拘禁殴打,以及遭遇套路贷的事实,使得胡思水多次寻求法律途径保障自身权益。

据胡思水介绍,自2018年9月份起,他就多次向当地公安机关实名控告魏继英等人涉嫌非法经营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高利转贷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虚假诉讼罪、逃税罪,但当地公安机关却迟迟未予受理。

事实上,即便是逄溪蕊、朱健两人被判刑,胡思水也心有余悸。

2020年11月。上述敲诈勒索案件审理后,被害人胡思水的代理律师认为,被告人逄溪蕊的供述、被告人朱健的供述与被害人胡思水的陈述,足以证实被告人逄溪蕊、被告人朱健还与魏继英、谭继芝、范积慧、邵磊等人涉嫌套路贷共同犯罪以及涉嫌非法拘禁和寻衅滋事共同犯罪,并且这些人是以魏继英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而公诉机关起诉不仅遗漏了罪行而且遗漏了同案犯罪嫌疑人。因此,被害人的代理律师还建议法院,建议公诉机关依法补充侦查、追加起诉。

胡思水表示,另案处理的范积慧和邵磊,迄今杳无音信。

(原标题:山东地产商借“5亿还9亿”仍遭拘禁殴打:行凶者仅以敲诈勒索2万元入刑)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24k88官网注册_欢迎您 » 山东地产老板被打背后或遭套路贷:借5亿被迫还9亿